鲁能曾欲出售蒿俊闵吕征 被弃外援被下禁言令

传申花两冠军奖杯早已失踪 新闻官:真不知道在哪

媒曝申花确实欠发魔兽工资 朱骏或选择私下和解

www.7m.com.cn   2013年01月28日   来源:齐鲁晚报

www.7m.com.cn   2013年02月19日   来源:新闻晨报

www.7m.com.cn   2013年01月30日   来源:扬子晚报

  正在土耳其集训的鲁能泰山队,饱受伤病困扰。在获得几名国青球员增援之后,打算再从国内调两三名小将火速驰援;留守在国内的鲁能泰山俱乐部有关人士也不轻松,西芒奥蒂戈萨的经纪人均已登门,解约谈判可不是三两句话就可以搞定的事情,商谈的每一个细节,可都是货真价实的真金白银。

  根据中国足协昨日公布的处罚决定,上海申花2003年获得的末代甲A冠军头衔被剥夺,这意味着申花将交出曾拿到手的冠军奖杯。

  “想自由身离开?!没门!”一位申花高层恨恨地说,“站在不同的角度和立场,无论看合同条款,还是一些具体的事情,都会有不同的理解和解释。我们正在做全面的权衡,接下来会有一些新的动作。”

  北京时间1月27日凌晨,鲁能泰山在土耳其的第一场热身比赛宣告结束,球队最终与暂列克罗地亚国内联赛第四名的里耶卡队战成了1:1平局。在比赛中双方各攻入一粒点球,为鲁能泰山建功的是外援马塞纳。受到伤病困扰的韩鹏、崔鹏汪强周海滨王永珀等人均没有参加比赛,过多的伤病减员,让泰山主帅安蒂奇有点“抓狂”——尽管每一次集训,鲁能泰山都制订严密的计划,但“变化总比计划快”,意想不到的事情总是会发生。比如这一次土耳其之行,鲁能泰山把矫喆、李微刘洋等人留在了济南,但队伍到了土耳其突然发现人不怎么够用了,于是打算征调吾提库尔、韩镕泽两人紧急驰援。

  不过尴尬的是,这个冠军奖杯在2009年曾传出过“失踪”的消息,如今奖杯的去向也是一个谜。

  正如我们之前曾经想到的那样,德罗巴最终还是走了;也一如我们之前的判断,申花这次“打官司”是要打到国际足联去了。1月29日凌晨,土耳其劲旅加拉塔萨雷官网宣布德罗巴正式加盟。在获知这个消息后,申花俱乐部正在紧急商议对策,因为德罗巴和申花的合同并没有结束,申花投资人朱骏电令法务部诸多律师全面权衡、拿出方案,准备第一时间向FIFA反诉德罗巴和土耳其加拉塔萨雷俱乐部,尽最大可能地挽回经济上的损失以及对申花声誉的影响。

  近几天又有人爆料称,除了矫喆、李微、刘洋等人之外,鲁能内部一度有人建议将蒿俊闵吕征等人也推向转会市场,只是因为反对声音太大,此事才不了了之。最新的消息是,鲁能俱乐部又不想放弃刘洋了,折腾了一圈,很多人都看不明白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儿。

  事情还得从2009年说起,当时申花俱乐部想建一个荣誉室,要求队务把申花历年奖杯找出来。队务章智勇经反复清点,找到了27座奖杯,他将每座奖杯的名称、年份一一记录下来。

  由于过去半年在申花过得并不开心,而自己的工资薪水也屡遭拖欠,上个赛季进行到最后阶段,德罗巴终于下了决心想要“逃离”申花。早在一个多月之前,德罗巴就把一纸诉状递交到了FIFA,申诉申花俱乐部拖欠自己巨额薪水,要求启动自己合同中的特别解约条款,恢复自由身。“在德罗巴下定决心离开后,他的经纪团队一方面和申花协调解约事宜;另一方面也抓紧联系诸多欧洲豪门俱乐部。不过,和申花的解约谈判并不顺利,申花坚持索要高达1000万欧元的转会费,使得双方好聚好散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”一位德罗巴身边的朋友向媒体爆料说,“在这种情况下,德罗巴经纪团队决定向FIFA申诉,一来催讨数百万欧元的欠薪,另一方面请求启动和申花合同中的特别条款,解除剩下2年的合同,以自由身的姿态离开申花。”

  刘洋可能留在鲁能泰山,奥蒂戈萨、西芒显然没什么机会了。由于这两名外援与鲁能泰山签订的合同均未到期,怎么样才能少花点钱送走他们便成了鲁能近期的工作重点。大约半年之前,当时刚刚卸任的滕卡特还没有离开中国,便发表了一系列言论让鲁能泰山如坐针毡,如今鲁能显然吸取了教训,对西芒、奥蒂戈萨等人下达了“禁言令”。只是“禁言”容易,鲁能该掏的钱,恐怕一分都不会少。鲁能泰山剔除了西芒、奥蒂戈萨之后,跟队训练的几名外援,除了刚刚签约的麦克格文,安塔尔皮斯库里奇甚至近期进球不断的马塞纳,其位置并不保险——中国足球界,一般将球队更换外援形象地比喻为“腾笼换鸟”,鲁能泰山腾出了位置之后,新任老总刘宇、主帅安蒂奇、技术总监吴金贵等关键人士,将为球队找来什么样的外援?鲁能正在忙碌着,山东球迷只能静静地等待答案。

  整理完资料后,章智勇有些失望,因为最有纪念价值的几座冠军奖杯却怎么也找不到,其中就包括1995年和2003年的甲A联赛冠军奖杯。

  根据多方了解,德罗巴和申花当初签署工作合同时,的确曾经有一个特别条款,大致内容是:在德罗巴与申花的合同期间,如果有欧洲俱乐部邀请德罗巴加盟,而薪水又高出申花所给的薪水的话,德罗巴本人有权决定自己的去留。在这个特别条款中,一旦有新的东家开出更高薪水,德罗巴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决定去留,但是在转会费方面并没有做具体的约定。但是,德罗巴方面认为转会费一事已经无从谈起,因为申花欠薪已经超过了3个月。他们之所以一纸诉状递交到FIFA,主要诉求是申花不按照双方的合同按时支付自己的薪水,至今仍然拖欠高达数百万的工资,据此要求恢复自己的自由身。

更多关于”鲁能“的新闻

  而当时申花方面的解释是,新老申花经历变更后,因为一些交接问题,可能导致奖杯下落不明确。

  尽管德罗巴方面言之凿凿、信心满满,但是申花俱乐部却并不赞同,显然他们有另外的理解。“想自由身离开?!没门!”一位申花高层恨恨地说。

相关文章